11 << 2018/12 >> 01
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
2011-12-22 (Thu)
記憶猶如水中的氣泡,緩緩上升,最後……消失於空氣中。

很安靜。幾乎什麼都聽不到。
連些微的呼吸或是心跳,也都沒有。
這裡有的,只有滿地的血腥,染成一片紅。
以及站在其中的矮小身影。

逐月舞 散亂的拼圖
床上的人突然彈跳了起來,喘著氣,冒著冷汗張望著四周。
沒有變……一樣是雪白的天花板,這是自己的房間。
月狐族所居住的領地是終年覆雪的雪之國度,也有少數人稱月狐族為雪狐。

「依娃?妳還好嗎?」一個女孩子的聲音由遠到近,隨後門口出現了個金色長髮,藍色眼睛的小女孩。
她擔憂的看著似乎是被惡夢嚇醒的雙胞胎姊妹。
「嗯嗯。」依娃搖了搖頭。「還好……只是做惡夢。伊芙謝謝。」她接過水杯,潤了潤喉。
依娃跟雙胞胎的伊芙外觀比起來,她的髮色跟眸色還要淡上許多,最大的不同之處是,她在右眼的下方有個藍色的星型記號。
「不會啦。不過妳做了什麼惡夢?」伊芙坐在床沿邊,好奇到底是怎樣的夢讓她的妹妹被嚇醒?
「……嗯……其實我也不是很記得了,大概就是很多的血吧。」
「會不會是太累?」伊芙偏著頭想著,伸手揉了揉依娃的頭。「妳最近練法術練的很勤勞,小心別過頭!」
「還不是有人三天兩頭身上就一堆傷回來?我不勤加練習怎麼可以。」依娃笑著回應。

月狐族大多以法術的陰陽師跟來無影去無蹤的刺客居多,而這對雙胞胎姊妹,一個立志當刺客,一個則是陰陽師。
『這樣我可以最快的將依娃身邊的危險去除掉!」伊芙當時是這樣說的。
『這樣伊芙受傷的話,我就可以立刻幫上忙了!』依娃當時是這樣說的。
這對姊妹感情之好由此可見。


一天,伊芙接到任務必須外出三天,而依娃雖然很想跟去,但是她沒有接到任務,而且剛好族裡中這幾天有法術的研習,只好乖乖的等著,祈禱伊芙的平安。
只是誰都沒想到,那天是大家最後一次看見伊芙。
依娃情緒低落了好久好久,時好時壞,有時候不哭不鬧不吵不笑,半夜不知道想走去哪,被人給攔住。
這樣子的依娃大家看了也都不捨,同時也怕哪天她真的做出了傻事。
結果某個日子,依娃失足摔落山崖,雖然命救回來了,可是她遲遲不醒來。

不醒來,也許是好的。她也許可以在夢中見到她的雙子。
……這樣真的,好嗎?


#2


矮小的身影迅速穿梭在人群之中,手臂、頭顱、斷腿飛散著。
幾乎是一面倒的屠殺,而且只有一個人。
大家幾乎是來不及尖叫就死去了,安靜的死去。
矮小的身影穿著黃色雨衣,微弱的月光讓人看不清楚他的面容。
一個跳躍,他便翻上了牆壁,動作非常的迅速,消失在夜色之中。
留下滿地的血紅。

矮小身影回到了一處像是實驗室的地方,中間有個圓形台座,旁邊有許多的管線。
他坐上去,將染血的雨衣脫下。如瀑般的白色長髮落下,冰雪般的神情。
她是個小女孩。

小女孩將身體連接上那些管線,然後把眼睛閉上。


『實驗的比我想像中的還成功呢。』一個年輕女子的聲音輕輕說著。
『不過如果一起行動的話效果還會更好,欸,可惜伊芙先送去給他那邊了。』
『我自己當然也得留著她在身邊,畢竟天才總是遭人妒的,這個EVE是我的。』
『不過這幾天要在做些調整了……EVE。』

EVE……


#3


等我有些微的意識之後,流入我腦海中的第一個消息是--羽要生了!
真的很想立刻過去陪在身邊幫忙加油打氣著,我這樣想著,便看到我在房間門外。
這裡是棕藍屋。

『咦?』
詠看到我,很是訝異。
『唉呀,居然用精神體嗎?』詠笑著抱起我,我也讓他抱著。這時我才意識到,我現在不是人型。
我放心的窩在詠懷裡,現在的他不是兔子的形體,而是人型。但是他的人型外貌時常在改變,沒幾個人知道那個才是真正的他。
『精神體啊,不是說不可以用,但妳的狀況,還是比較少出現才好。』
『妳的精神狀況沒有妳想像中的那樣呢……這幾天好好休息,好嗎?』
……我聽不是很懂詠說的話,而後來羽順利生產了,我也就沒有特別放在心上。


不知道什麼時候,我在一處陌生的環境中。
這邊有著紅色的月光。不知道為什麼,有點熟悉。
然後我看見了隨予,原來這邊是在憶世了。

我看著外頭的景色,總覺得有點亂亂的,算了,有點累,不想去多想了……
詠叫我別太常用精神體,如果是偶爾的話應該還可以吧?
印象中的最後,隨予好像對我說了什麼話,我沒有聽得很清楚了。
| 【蒼藍月都】 筆調 逐月舞 | COM(0) | TB(0) |
留言:







只對管理員顯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