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8 << 2018/09 >> 10
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
2011-12-20 (Tue)
清明時節雨紛紛,路上行人欲斷魂……

雖然現在並不是清明時節,但紛紛細雨接連幾日,多少讓人鬱悶。
雖然不討厭下雨,但是如果接連下了好幾天,也沒辦法喜歡起來,而且,每次這種天氣,看著灰濛濛的天空……
……總會有什麼影像在腦海中。

逐月舞 幕揭於紛雨
 
 
我緩緩張開眼睛,映入眼中的是我所熟悉的景象--深藍色的天花板,被我布置成宛若夜空一樣,中間那盞燈則是月亮--是我的房間,我在月城的房間。
不知道是不是這幾天都在下雨的關係,看著窗外時候容易恍神,腦海中總有些模糊的影像。正想去捕捉的時候,又像泡泡一樣的消失了……
……有點點,小小的鬱悶。
輕甩了甩頭,決定今天不多想這些。我有預感這幾天在忙的事情,應該就快結束了。
我跟小哈之間的事情。

當初為了幫助羽度過死劫,小哈自願擔任那個承受的人,而我是負責殺死她,再使她復活的人。
但是小哈的思想比我們大家想像的還要偏激,這些日子她想去找那些曾經對羽不好的人報復,這樣只會對羽更傷,她不懂。
而蒼跟我都認為,若讓她在這樣的狀況死去並且重生,對她只是會更糟糕。所以我跟蒼商量過了,計劃會更改,但是初衷不變,我們一樣是為了幫助羽度過死劫,只是角色不一樣了。
我沒有說很害怕,因為我知道這樣是為了羽,我很喜歡她,喜歡這樣的另一個『我』,而且並不是回不來,所以我並不怕。
只是,有唯一擔憂的……我沒跟他說過這件事情,不知道他會有什麼反應……
是會很生氣呢?還是會很難過呢?還是……沒什麼太大的反應呢?
不知道呢……我看著手中的星型車票,突然有點想見他。

隨予……


#2


今天也下著細雨。
這陣子羽恍神的很嚴重,我想我跟小哈之間打的激烈影響到她太多了,雖然迪絲說她本來就蠢,我不免還是會擔心。
而且她現在還是孕婦,能早點結束的話對她也比較好……我微微嘆了口氣。

「怎麼嘆氣?」

回過頭,一隻粉紅色的大兔子走了進來,他是黑詠。
別看他這樣,他可是真的真的很厲害的。兔子這模樣只是一種偽裝而已。
我對詠搖了搖頭,「沒有什麼,只是想嘆氣而已。」
「嘆氣不好哦,而且也不適合妳。」詠笑著說,一邊拍拍我。「是在擔心羽的事情?」知我者黑詠也,我點了點頭。

在本家中,雖然跟我相對的是小夜子,但因為我跟小哈之間還沒處理好,所以跟他有點點尷尬。凜是我們大家精神上的依靠,不過他比較常幫著蒼,而我則是會比較跟詠聊事情。

「羽的話,別太擔心,她會好好的。」詠笑著說。「大家會用盡各種方法。反倒是妳,辛苦妳了……多小心點。」
我點了點頭,跟詠稍微聊了些其他的事情。他知道我在好幾天的細雨日子中比較無法集中精神,所以都會陪我來聊天。
「……詠,我該走了。」小哈來找我了,我們每次開戰都是在一個特殊的空間,這是我們當初所說好的。
「等妳回來。」
嗯,我會回來的。我笑著跟他說,然後便去到我們約定好的空間。

小哈果然已經在那兒了。

「……我想時間也差不多,妳應該也不反對我們今天做個了解吧?」
是啊,今天做個了結吧。

同時間,我們都笑了。


即使是在這個空間,也飄著雨。
落在身上的感覺,像是一點一點灌注了什麼,又帶走了什麼。
雨水的味道夾雜著血腥味,好像是這麼的熟悉,我卻想不起來什麼。

微微閉上眼,居然也是細雨的畫面,這對我的影響到底是有多……不,這不是雨。
淺淺的,粉色落下。

我記得。


……是如雨般落下的,花瓣。


| 【蒼藍月都】 筆調 逐月舞 | COM(0) | TB(0) |
留言:







只對管理員顯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