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1 << 2018/12 >> 01
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
2011-12-30 (Fri)
……一種恐懼的感覺竄過全身。
很不安、很恐懼……我按著心口喘著氣。
是惡夢的話,就是最討厭的那種惡夢,令人害怕。
心跳依然很快,剛剛那個畫面再次閃過腦海,我想也不想就立刻奔了出去。

逐月舞 相似

隨予不在。
不安的感覺湧了上來,我奔了出去。
我只能憑著本能奔去,奔到了塔外……
映入眼簾的畫面,讓人心寒。

一隻有一層樓高的黑色兔子拿著巨鐮,而隨予則是倒在地上,一手按著胸口處……那血跡渲染的刺眼。
黑兔看著我笑了笑。「啊啦,是外國人呢。Lym一向排外,你不知道嗎?我勸你還是立刻自我了斷比較好。」
那句話是對隨予說的,隨後輕輕的一聲「靜。」卻讓那黑兔化做一個黑髮女孩在地上不得動彈。
我大概知道是誰出手了,但更重要的是隨予的傷口……我低下頭,對隨予施展了個再生術應急。
我現在這個模樣,能做的實在不多,好希望自己可以趕緊醒來顧著他……

只要意念夠強大,果然是做的到的。
我逼著自己早些時間醒來照顧隨予,隨予正躺在憶世的創者,Lym的房間內。
第一次看到他呢,跟隨予果然很相似。對他點點頭,我便到隨予的身邊去陪伴他。
隨予小小的,受到那樣的傷,我真的嚇到了,我不懂那個女孩為什麼要傷害隨予。
看著隨予的臉龐,我總覺得這樣的狀況似曾相識呢……


#2


我很害怕獨自一個人。
但是好像也不能這麼說……應該說我害怕,重要的人從我身邊離開。雖然我想這點也許是每個人都會有的。
只是我真的很害怕,要問我為什麼的話……我也說不上來。
也不知道這個感覺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有的。

詠把我帶回去,我有一個禮拜幾乎不離開他身邊。
他也很有耐心的安撫著我,告訴我沒事的,不要怕。
他說我感覺亂糟糟的話,那就什麼都先不要想。於是他帶著我到處逛。
後來來到了晴空的世界,我知道,這個樣貌給了我一個新生。羽跟詠說這樣很好啊,尤其是詠,他看起來有點欣慰的笑容讓我有些想哭。
晴空的世界讓我感到熟悉,於是我以新的這個模樣,用白韻這個名字,展開新的生活。

……眼皮好重呢,有些想睡。
| 【蒼藍月都】 筆調 逐月舞 | COM(2) | TB(0) |
留言:







只對管理員顯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