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8 << 2018/09 >> 10
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
2011-12-27 (Tue)
映入眼簾的,是紅色的月光。
我有點嚇到……因為紅色的月亮,只有在非常非常特殊的時候才會出現。不然就是只有赤月那兒才有。
但隨後我發現,這裡並不是我所熟悉的地方。

逐月舞 紅月與月橘

也許是好點了,我已經可以用精神體現身了。雖然詠說盡量少用。
別人可以碰觸的到我的精神體,但是感覺會非常的冰涼,而我也沒什麼感覺。除非對方是我在意的人,我可以稍微感覺到對方,但他依然感覺不到我的溫度……即使如此,隨予看起來還是很開心。

隨予的外貌是個七歲大、白髮紅眼的男孩。
雖然有聽說過他被稱為死小孩,但我不太懂就是了。對我來說,隨予很可愛。
也許多少也因為外表的關係,他也像是弟弟一樣。
不知道什麼時候,隨予又出去了。
房間一隅有著橘子小山,那數量堆疊起來似乎跟隨予差不多高,他是怎麼搬回來的??很重吧??
我靠近看了看,可惜精神體的模樣是狐狸,沒辦法對橘子做什麼。看來只能等醒來時後再看看吧。

我望著緋紅的月光,想起流傳在蒼月的一句話。
『蒼月的死神,赤月的樂園。』
這句話的由來我不是很記得了,紅色的月光啊……
突然很想回想看看自己的過去,沒由來的。
我的過去感覺亂糟糟,就像好幾盒一千片的拼圖打翻混在一起一樣,或是好幾團毛線糾結在一起理不出個所以然來。
現在殘存我能想起來的,還是那些。
銀藍色的月光、雪白的國度、鮮紅的血以及黃色的雨衣。人的話,有詠、穿著白袍的女子、一個黑髮男人……還有……
唔,不行。想不起來。
我甩了甩頭。

倒是,黑髮男人我似乎一次比一次還要看的清楚。
他有張娃娃臉。
我想下次看得更清楚的時候,會去找他吧……
也許他知道些什麼,關於我。


#2


隨予回來了。
可是他的表情看起來有點困惑,我不知道他在外面遇上了什麼,也許下次可以陪著他出去。
他看著我,笑了笑抱住我,沒多久便進入了夢鄉。

照理來說我該也休息,可是我很清醒……真的,很清醒。
雖然清醒但我也不想去多想什麼,就這樣直到早晨。
隨予今天也要出門,我便跟著一塊外出。

「天氣很好吧,我從沒見過憶世下雨。」
隨予這樣說著。確實天氣相當好,不會下雨我也稍稍鬆了口氣。
畢竟每次下雨都會有那樣的狀況實在是讓人困擾。

前方飄來一陣淡淡花香,隨予停下腳步,眼前雕飾精美的大理石柱林立,後方闢著一片翠綠庭園,兩株垂柳迎風飄拂。雖然還有一段距離,但看得出來綠庭內遍地種滿芳華花草。
隨予想知道花香的源頭,舉足正要前行,我卻坐在原地沒有動作。

「韻兒不過去嗎?」

我偏著頭,微微晃著尾巴。

「我過去看看,很快就會回來。妳在這裡等我一下哦。」

好。我在心底這樣回答他。
這庭院有著結界,我能感覺得出來。庭院的主人應該是女性吧,因為隨予進去了。
不過沒關係,隨予說他會回來,很快。

……以前,好像也有個人這樣說過。

『很快就回來了,才三天嘛!乖乖在家等我哦!』
結果……結果……?
不行,想……不起……來。
好痛。
好痛、好痛。
我一直甩著頭,想甩掉那份痛楚。
仰著頭努力平撫下情緒,沒事的。沒事的。
隨予會回來的,我會在這邊等的。

不知道過了多久的時間,隨予回來了,我在心底鬆了口氣。

「讓妳久等了,裡面是一座種滿了花卉的綠色庭園,好美呢。」

隨予蹲下身輕撫著我微笑著說。

我便靠了過去窩在頸間邊,歡迎回來,在心底這樣說著。
隨予將一朵月橘花蕾插在我的耳邊,然後滿足地笑出了聲。

「果然好適合韻兒。」

適合嗎?我自己看不到所以不清楚。
我記得月橘的花語是『我是你的俘虜』……
他應該沒想那麼多,也許根本不知道。
誰是誰的俘虜呢?
| 【蒼藍月都】 筆調 逐月舞 | COM(0) | TB(0) |
留言:







只對管理員顯示